“我上海户口,有200万首期款,但发现没有安身

“我上海户口,有200万首期款,但发现没有安身

时间:2020-02-12 06:23 作者:admin 点击:
阅读模式

  今天为大家推荐的这篇文章,来自我的一位好朋友,清风:原中大MBA副教授,学数学的清华学霸,离开体制获得成功的连续创业者。

  他的公众号里有大量接地气的商业知识,更有自己创业经验的总结分享。

  欢迎关注公众号:海豚学社,一起来认识这位很厉害的作者。

   “我上海户口,有200万首期款,

   但发现没有安身之处!”

  文 | 海豚学社

   上海女孩的困局

  最近,有个朋友S遇到困局,来找我聊天。

  她是个上海女孩,颜值颇高的金融白领。多年前在苏州买了一套小公寓,用过一次贷款。

  S以前在建材行业工作,见到行业的下坡路,果断转型到金融理财行业。但是中途折腾的时候,资金颇为紧张,错过了前一波房价上涨的周期。

  现在想买房,看了一遭上海的楼市,郁闷了。

  稍微体面一点的市区的房子,都要500-600万以上,因为限购政策,首付要七成,即使把苏州的公寓卖掉加上自己的存款,也付不了首期。

  S也想过去杭州、成都、武汉、西安这样的二线领先城市买房,但是目前这些城市都限购了。

   她是上海户口,也不舍得放弃,把户口迁到低一级的城市。

  “上海户口,200万首期款”,在旁人看来多么让人羡慕的资本,但却发现居然在神州大地无处安身。

  我的另一位粉丝W,苏北男孩,90后,刚毕业不久,在华为工作。

  由于老家地处小县城,W完全不在乎户口落在哪里。

  这几年二线城市开始抢人大战,杭州、成都、西安这样的城市,基本上硕士可以随时落户。

  所以,这几年,他凭着父母的首期款,已经在二线城市价格洼地的地方买了两套房子了。

  凭借在华为的工资收入,供着两套房,也是毫不费力。

  眼看着这几年二线城市的房价蹭蹭上窜,他的资产已经和在一线城市拥有房产的同学差不多了。

  原本的一副差牌,似乎越打越好,渐入佳境。

   资源的诅咒

  经济学里有个理论叫“资源诅咒”(又被称作“富足的矛盾”),指的是:

  国家拥有大量的某种不可再生的天然资源却反而形成工业化低落、产业难以转型、过度依赖单一经济结构的窘境。

  丰富的自然资源可能是经济发展的诅咒而不是祝福,大多数自然资源丰富的国家比那些资源稀缺的国家增长得更慢。

   陷入资源诅咒的典型例子,就是沙特。

  沙特政府的财政运转完全依靠石油出口,国民的生活也大多依靠石油资源。

  卖石油,进口国外的制造业产品,是过去多年令人艳羡的经济运转方式。

  当前主要的产油国,也基本上都是这种运转模式。

  过去几十年,沙特狠狠地过了一段有钱任性的好日子。它以丰富的石油储量、低于10美金的陆地原油开采成本赚得盆钵体满。

  2011年10月到2014年7月间,油价基本保持100美金的价位上,沙特每卖出一桶油,可以赚得约80美金/桶利润。

   那阵子,沙特的石油收入占到GDP总产值的40%。

  在这样的资源“优势”下,你会发现,沙特等石油产出国,基本没有什么工业,更没有什么高科技行业。

  它们凭借着丰富资源的禀赋,足够富有,就不会想到投资工业和科技,来形成新的生产力。

  然而这种模式的弊端,就是在油价下跌时候,很容易将自己国家带进崩溃的边缘,历史上的产油国似乎都始终摆脱不了这种宿命。

   资源的优势,变成了恐怖的诅咒。

  资源诅咒的例子,在商业社会中也不鲜见。

  著名的微软公司,由于有了Windows,有了Office这些在PC时代强大无比的产品,在互联网和移动互联网时代,反而没有大的作为。

  微软曾经推出过Windows Phone这个系统,但是沿袭了太多视窗时代遗留的印记,不适应移动互联网时代,始终没有成为主流。

  是微软没有资源优势吗?我相信它是世界上最最赚钱的公司之一。资源反而成了束缚。

  再看柯达,柯达无疑是在光学成像时代之王,这个巨无霸曾占据全球胶卷市场2/3份额。

  很多人说柯达是被数码相机打败的,但鲜为人知的是,全世界第一款数码相机是由柯达的相机工程师在1975年发明的。

  据说当时柯达公司高层拿着那台仅有1万像素的数码相机原型,对这位工程师说道:

  这玩意儿很可爱,但你不要跟别人提起它。

  这件事情深刻地展示了柯达公司的文化:

  他们并不缺出色的工程师,也不缺好的技术,更不缺钱,但公司管理层缺乏创新的渴望。

  本质上,是由于柯达在胶卷业务长期垄断的地位,决定了它很难主动割舍自己如日中天的业务,来场“自我革命”。

  对于自身优势的执着,让柯达没能抓住数字时代的机会。

   资源的优势,会变成害人的累赘。

   资源诅咒,

   源自“不舍得”和“恐惧”

  在个人的成长发展中,也会形成类似一个国家或者企业的资源诅咒。已有的资源并不一定给你带来的是优势,而是束缚了你的手脚。

  这方面,我很欣赏从央视辞职转型做投资人的张泉灵。

  张泉灵1996年毕业于北京大学德语系,1997年考入央视国际部,并任《中国报道》记者编导主持人,2000年任新版《东方时空》主持人及焦点访谈等栏目主持人。

  按通常的视角,她功成名就;按通常的评价标准,她在最好的新闻平台,最好的位置。

  但是,2015年,张泉灵从央视离职,以合伙人形式加盟猎豹CEO傅盛发起的紫牛基金。

  很多人问她为什么辞职?她这么说——

  我为什么改行呢?说说排队这事儿。

  一个银行开了三个窗口,每个窗口排10个人,这时候开了一个新窗口,谁会最迅速的挪到新的窗口去呢?

  基本上是排在后面的,这就是创新总在边缘发生的原因。

  因为混在中心混得好,改变就有成本,不舍得啊!

  但是你会发现有些人即使排在最后也不会挪动脚步,为什么呢?

  因为他们习惯了确定的事情,排在原地他们知道多久会轮到自己,换个队伍万一新窗口不是真的开呢?

  万一新窗口的工作人员手慢呢?万一过去了还是最后呢?他们预期里充满了万一构成的恐惧。

  如果说资源会从优势变成诅咒的话,那么它背后的根本原因,必然是我们内心的恐惧。

  生活中,我们更常见的就是学历诅咒。

  由于你读了名校,高学历,反而使得你畏手畏脚,不敢去做一些所谓的“低级”的工作,比如卖保险、做小学老师等等。

  我们曾经发过一篇《生完二宝毅然辞去大学教职,女博士卖保险年收入翻十倍!给孩子努力的榜样》。

  这个博姐,就是破除了“学历”诅咒,才迎来了人生巅峰。

  以前,我们总看不起北大毕业生卖猪肉、清华毕业生当小学老师这样的事情。

  但是,北大毕业生陈生做的土猪一号,非常成功。清华毕业的杨易,做了小学数学老师,最近出战《最强大脑》一战成名。

   普通岗位,照样可以做得熠熠生辉,做得很强大。

  我们一贯受到的教育和激励是“打怪升级,往上走”,殊不知我们还可以用降维思路,把简单的事情做出新意,从而获得“意外”的惊喜。

   如何破解“资源诅咒”?

  ▌深化认知,理解到“资源”二字的局限性

  举个例子,以前石油是资源,未来“数据”才是资源。不能守着老资源不放。

  说回房价的问题。如果你永远盯着北京上海的房子,一步错过,可能步步错过。你应该想着下一次的机会。

  比如杭州,在G20峰会之前,房价不高,2万左右可以选到非常漂亮的房子。

  即使现在涨上来了,总价比北上深还是低不少;而且由于超高颜值、亚运会、地铁网建成、新经济蓬勃发展等因素共同影响,未来仍然可以期待。

  前段时间,我回杭州开同学会,有位同学在杭州有两套房子,一套6万,一套8万。

   算了一下,其实和在上海的同学的资产,几乎是一样的。

  其实,不光是直逼一线的杭州,成都、武汉、西安也是很大的潜力股。

  我最近在北京上51CTO的课,同学们几乎都是在IT和互联网公司工作的。

  他们告诉我,现在大量的技术型公司都在武汉设立了研发中心,因为武汉的区位优势特别突出,到所有一线城市,都只要3~4个小时的车程。

  我甚至在想,如果我还是一个普通屌丝的话,我会赶紧把户口迁到武汉,然后在武汉买房子。这个或许是,接下来屌丝最容易的逆袭之路了。

  俗话说,“水满则溢”。聪明的资产,总会从价格过高的地区流向性价比更高的地方。

  如果你永远盯着老资源,那就永远看不到新资源。

   ▌破解局限

  S的困局在于,她只看了“上海”、“市区”、“体面”的房子。

  其实,在上海郊区,例如嘉定、松江、浦东郊区,还有很多品质很好的、首付在200-300万的房子。

  这些房子,为什么不能考虑?

  品质好的郊区楼盘,未来的增值空间往往更大。等他们接近市区房价的时候,再换回市区的房子,完全是可行的。

  那些不靠父母的年轻人,哪个不是从低价郊区房开始,一步步换成大房子,换成市中心的房子的呢?

   很多时候,我们会被自己的眼界蒙蔽,没有完整地看待这个世界,从而错过了很多的机会。

   ▌自我革命,勇于放弃

  最高的境界,其实是永远不考虑自己已经得到的和已经失去的,永远从零开始考虑问题。

  比如,S为什么不能学苏北男孩W,拿着硕士学历到二线城市去落户买房。

  她是上海人,父母是上海户口,迁出去了,辛苦麻烦一点,未来总还是可以申请上海户口的。

  有时候,上海户口这个“宝贝”,反而成为束缚。

  商业上,这样的例子也很多。

  360刚开始做安全业务的时候,市面上的杀毒软件都是收费的,市场上金山、瑞星、江民,都赚得盆满钵满。

  360做杀毒也能收费,但周鸿祎没有这么做,他直接让360的杀毒软件免费,而且是终身免费,从而颠覆了传统互联网安全概念,改变了市场格局,迅速成长为中国最大的互联网安全服务提供商。

   放下了旧的,才有机会获得新的。舍弃了已有的,看似浪费,其实是最大的智慧。

  因为在旧的时代,资源的主体是“存量”,守住的都是自己的;而在新的时代,资源的主体是“增量”,不断有新的东西冒出来,而且更多更快,守住资源就是画地为牢。

  在这样的时代,忘记自己的“资源”,勇于放下,才能回到原点,才能不忘初心,才能变诅咒为祝福。

  更确切地说,

   诅咒我们的,不是资源,而是自己。

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:维小维生素。文章内容属作者个人观点,不代表和讯网立场。投资者据此操作,风险请自担。

(责任编辑:董云龙 )